乐高家族新成员Prime科创套装:让孩子不仅拼积木

上百块乐高积木、蓝牙模块、充电电池、数据线,装有乐高APP的平板电脑……2-3人一组,用大约5分钟时间,充分发挥自己的想象力,组装出一架风车,通过直观拖放式编程语言,令风车完成前行、旋转、转弯、发声等动作。操作者还能通过APP应用来控制风车声音大小,调整不同的转速等。

这两架风车出自不同的团队,明显左边的颜值高一点~~~(嘿嘿,自黑一下)

美国时间4月2日,在纽约SOHO区的一间会议室,我和来自中国、德国、俄罗斯的其他8位记者里感受了一堂生动的乐高教育STEAM课。

这样生动的一节课堂教学,正印证了:“最好的方式不是命令孩子们去设计某样东西,而是让他们按照自己的想法和兴趣,亲自动手,这样才能取得最好的学习效果。”

我们当天体验的这项产品,是乐高教育针对小学阶段的孩子研发设计的课程,而我们此行的目的是要见证第二天乐高教育针对中学生的STEAM新品LEGO Education SPIKE Prime科创套装(简称:Prime科创套装)全球发布。

颜值满满,内涵丰富的Prime科创套装

作为配合课堂推出的针对 11-14 岁孩子们的产品,Prime科创套装相对于 WeDo 2.0针对小学的入门类产品,或是黑白红色调的 Mindstorms EV3高阶的系统与配件,难度介于两者之间,它主要是希望能提高学生对STEAM领域的兴趣和理解,锻炼动手和创造能力。

图为LEGO Education SPIKE Prime科创套装

Prime科创套装并不是多么复杂的可编程玩具,套装结合了色彩丰富的乐高积木颗粒523块、易于使用的智能硬件和以Scratch编程平台,可以拼出霹雳舞机器人、预报员,形状如同蚱蜢一样的赛车等造型,以更加温和的方式推动学生学习。当然,通过我上的那堂乐高课经验,我觉得,最后出来什么造型,可完全凭借想象力,不用拘泥于官方给的方向。

Prime科创套装包含了两部分可玩性不同的基础部分:

一部分是大家熟悉的乐高积木,这些积木包括创新的连接积木,可以与乐高机械组和乐高系统平台进行兼容,进一步拓展系统化创造力和搭建的可能性。

另一部分则是Prime科创套装的灵魂所在,包含电机、传感器、扬声器、5×5 矩阵 LED 灯、6 轴陀螺仪、蓝牙模块以及可充电电池,它能让原本普通的乐高砖块拥有“生命”。

为了克服孩子们在编程学习中的困难,乐高使用 Scratch 语言来帮助孩子们学习编程,这种编程语言简单友好,直观拖放式编程语言,学生可以直接通过手动拖拽的方式进行数据排列编程,使学习变得生动有趣,也适合团队协作。

此外,Prime科创套装总共有33个教案,每个教案持续45分钟。乐高教育提供在线免费教材,搭配SPIKE App应用软件包含四款与STEAM相关的学习课程:“发明小队学习单元”、“开创小事业学习单元”、“生活妙招学习单元”、“竞赛准备学习单元”。

图为Prime科创套装可搭建的跳舞机器人

图为Prime科创套装可搭建的造型,可通过编程赋予机器人语言等功能

图为Prime科创套装可搭建的造型

不是让孩子去学编程,而是用编程来学习

在人工智能和科技飞速发展的环境下,很多国家都在大力推广STEAM教育。在STEAM教育的号召下,机器人、3D打印机进入了学校,奥巴马也加入了全民学编程的队伍,写下了自己的第一条代码……在国内,STEAM教育同样也掀起了教育科技的热潮。

作为STEAM教育的重要课程,“编程”以强劲之势让越来越多家长关注,编程教育还被冠之“新奥数”。不过在乐高教育全球总裁Esben Stark Jorgensen 看来,“Prime科创套装不是让孩子去特意学习编程,而是利用编程来学习。这样的实践式学习为学生提供了一种培养他们获得成功所需技能和信心的方法,而不仅仅是简单的标准化测试结果。”

乐高教育全球总裁Esben Stark Jorgensen拿的是乐高的经典产品小黄鸭,6块积木,可以有多重拼法

在新品发布会上,乐高教育的团队成员多次提到“Confidence(信心)”一词。Prime科创套装产品负责人Lillan Spiertz介绍,在产品的设计中蕴含着丰富的教育内涵:培养学生的团队合作意识、创造性思维及解决问题的能力,而最终是要在实践中提升学生的信心,最后获得成功。

中国目前的教育结果反馈还是以考试成绩和排名为准,但单一的评价机制和较长的反射弧让学生在学习过程中产生厌倦。在当天的活动上,乐高教育发布由Harris Insight & Analytics调研的针对中国的学习信心调研数据也说明了这个问题。

报告显示,在受访的中国父母中,有90%的父母认为他们的孩子如今在学校中承受着过大的压力,85%的中国受访教师认为中国学生所承受的压力正在逐年增长,并且这些压力也在逐渐消磨学生们的自信心,而97%的中国受访教师认为动手实践式学习或将是解决这一现状的方法之一,并相信动手实践式学习能够帮助建立学术自信。

“有趣的实践性项目会让学生在课堂的操作中就知道成功与否,并允许在失败后重试,老师业可以给学生及时反馈,引导和协助他们完成任务,并且在学生达成目标过程中追踪和评估他们的学习行为”,乐高教育解决方案设计团队主管Jenny Nash博士曾是一位在教育一线执教多年的老师,她在分享中强调,乐高STEAM教学希望孩子有目的性的去玩,在这个过程中包括小组讨论——研究计算——协作开发——综合运行——微调,培养学生在测试和故障排除中建立愈挫愈勇的信念。

在当天的发布会体验区,还来了3位乐高教育的小铁杆粉丝,“在乐高课堂上有更多的自由,不只是按照课本或者老师的思路去走,我们一起讨论设计,探索不同的解决问题的策略,并能以自己的方式解决问题”,其中一个孩子说道。

乐高,玩得好

乐高产品风靡全世界,不过相信很多人不知道“LEGO”是丹麦品牌,“LEGO”取自丹麦语“Leg-Godt”,意思是“玩得好”。

丹麦是“安徒生童话”的故乡,完善的社会保障体系、优美的自然环境,让生活在这里的人们拥有很强的幸福感,而丹麦教育也一直被人称道,560万人口的丹麦有13位诺奖得主,它提倡兴趣至上、自由选择,充分尊重学生。

1932年,乐高集团创始人奥勒就在丹麦比德隆小镇的一间杂货铺做出第一件木制玩具。

1948年乐高玩具进入塑料时代,1958年乐高颗粒诞生,这是乐高的划时代产品,拼接让孩子的想象力得以释放。

1980年,是乐高教育产品的一个重要转折点,那一年,乐高与MIT媒体实验室合作。乐高在与MIT合作的过程中,秉持着双方相同的理念,在研发的产品中注重培养孩子们的创造性。

1998年联合推出产品——乐高MindStorm,一经上市就大受欢迎。

乐高教育是乐高集团里一个独立的子公司,以积木为依托,在全球开展一系列关于想象力建构的培训和活动,他们举办的 “乐高机器人大赛”如今让中国在内的世界上无数青少年着迷。

现任乐高教育全球总裁的Esben Stark Jorgensen曾是乐高中国区负责人,当年他被派驻到中国时取了中文名字姚思鹏。在职位的升迁中,也能获悉Esben Stark任职时期乐高在中国的销售应该取得了飞速的增长。

此次,受邀来美国纽约参加乐高教育新品发布会的除了中国媒体,还有来自俄罗斯、德国的记者,这些国家都是当前乐高在全球最大的销售市场,而中国则是乐高销售增速最快的市场。

4月8日,继美国纽约发布会后,乐高教育Spike Prime科创套装在中国上海亮相,可见乐高对中国市场的重视,不过,乐高在中国不是没有挑战,因产品全为进口,价格相对较高,目前Spike Prime产品在美国的售价为330美金,8月在中国上市后,是否会让很多家庭望而却步?不过乐高的这套新产品目标是针对如学校的B端用户,而不是家庭。

图为4月8日,乐高教育全球总裁Esben Stark Jorgensen在中国上海发布会上

作为乐高教育中国区的合作伙伴,Emil和Kevin对乐高教育的新品尤为关注,“新品颜色丰富,猜想是为了让女孩子也能喜欢这个产品,不会像wedo2.0和ev3那样男孩化和冰冷,最重要的是新品更有趣”,Kevin给予Prime科创套装很高的评价。

Emil告诉我,Prime科创套装价格相对于乐高教育其他产品还是较低的,它让孩子们有机会能在玩积木的过程中学习代码,赋予普通乐高积木更大的舞台,未来可以扩展的空间会更大。

搜狐教育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参考资料:

南方周末:用积木堆出来的丹麦首富家族:“乐高”品牌成长记

极客公园:乐高又来种草,拼积木也能学会编程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 2011-2019中国科学院自动化研究所 All Rights Reserved.移动网站地图网站地图
>